央廣網常州4月26日消息(記者丁飛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一副眼鏡,一張照片,一條微博,讓江蘇常州市天寧區城管執法大隊的一個普通“80後”城管蔣佚凡紅遍網絡。幾天之內,他先後接到了十幾家媒體的電話,也遭到了從未想過的關註和質疑。這一切,只因為他買了一副昂貴的谷歌眼鏡,當然,還有他的身份——城管。
  事情還要從幾天前說起,4月20號,城管蔣佚凡在自己的微博上PO了一張照片,自己戴著剛入手的谷歌眼鏡,穿著城管制服,拍了張照片。文字上寫著“科技改變城管,自從咱們城管帶上谷歌眼鏡後,腰不酸了,腿不疼了,一口氣上五樓還不費勁”。
  這之後,很快,他的單位,也就是常州天寧區城管執法大隊也用官微轉發了這條微博,並表態“浙江蒼南城管如果像這樣也配個谷歌眼鏡巡邏執法,必定對城管規範執法有促進作用”。於是,一個普通城管為什麼要自費買1萬多的眼鏡來執法?天價眼鏡能否拯救城管形象、規範執法,成為大家伙討論的焦點。漩渦中的城管蔣佚凡近日接受了中國之聲記者丁飛的採訪。
  記者:買這個谷歌眼鏡的初衷是什麼?當時大概是一個什麼樣的過程?
  蔣佚凡:最初也是因為愛好電子產品吧,它有我童年的一種回憶在裡面。七龍珠漫畫里超級賽亞人,會戴著一種很特殊的眼鏡,可以看裡面漫畫人物的戰鬥數值。它外形和谷歌眼鏡非常相似。你比如說我如果拿著攝像機對著人家,人家就會有一種不安全感。因為很多被執法者他其實也是意識到,自己這個行為是違法的,所以當我們拿著取證的設備去對他拍攝的時候,他會有抵觸的情緒。
  記者:當時買它花了多少錢,是自己的錢嗎?
  蔣佚凡:是自己的錢,一共花了13500。在淘寶上代購的。
  記者:現在已經在平時執法過程中開始用了嗎?
  蔣佚凡:開始用了,差不多上周吧,也就用了一個星期左右。
  記者:覺得怎麼樣?
  蔣佚凡:覺得效果挺好的,主要是一個取證的過程,相當於替代這個拍照和攝像的工作。主要是能夠解放雙手,還有一個就是,當事人因為不太認識這個東西,所以在執法的時候沒那麼大的矛盾。
  這個新的“執法神器”,其實遠看上去就是一副時尚眼鏡,離近了看它上面還有一套電子設備。戴上以後右眼上會有屏幕顯示,用手指碰鏡框,可以拍攝眼前的畫面,充滿電可以用一整天。而從前執法取證用DV,則目標太大,容易激化矛盾,引起衝突。
  蔣佚凡沒想到,這張照片以最快的速度在網上傳開。雖然他認為這是對城管隊員的保護和約束,但從同行到媒體再到專家,贊同的不多,質疑聲一浪接一浪。有專家公開批評,如此執法,既侵害執法對象的人身權益,又因只有單向拍攝而有失公允。能不能推廣,能不能拯救城管的形象?事情被上升到了新的高度。
  記者:一周多了,私下裡其他同事或者是整個的執法大隊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?
  蔣佚凡:同事還是比較感興趣的,領導也會關註。但畢竟谷歌眼鏡現在還存在兩個很關鍵的硬傷,所以不可能在現階段的執法過程中廣泛使用。
  記者:硬傷具體指什麼?
  蔣佚凡:一個是它的成本,造價太過昂貴;第二個問題就是它缺少一個應用於執法的軟件。
  記者:在具體的執法過程中拍照取證,這個是需要讓對象知道的嗎?
  蔣佚凡:這個據我瞭解,如果我是錄音做證據的話,我錄音之前就跟當事人說。
  記者:那攝像呢?
  蔣佚凡:我只能說可能我沒有詳細瞭解過這方面的法律法規。因為從我進單位,普遍大家執法過程中就是這麼操作下來的。
  配帶可以攝像的眼鏡,在蔣佚凡看來,既是必要,也屬無奈。正像他的這次“被出名”,既是意料之中,也在情理之中。從去年湖南臨武瓜農與城管衝突死亡,到最近的浙江蒼南城管打人事件,已經被貼上太多負面標簽的城管形象被一次次推倒輿論的風口浪尖。根據中國青年報的一項調查,86.9%的受訪者遇到過城管與商販發生衝突的情況。一些城市的市民滿意度調查也顯示,城管遠低於公安和交警。
  帶著高科技眼鏡執法,原本是件小事,但在瞬間被社會“放大”,這背後其實是全社會對於“暴力執法”的掙扎和求解。從四川出動“美女城管”,到杭州設立“城管和事佬”,再到小蔣尋求“科技改變”,這些,是城管行業自身的探索。真正的答案,還在路上。不知執法者和被執法者的心裡,何時能配上一副“谷歌眼鏡”呢?
  蔣佚凡:谷歌眼鏡它只是一種電子產品嘛,真正起決定作用的,還是人。像這種觀念問題,它肯定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的。關鍵還是我們廣大城管隊員在一線的過程當中嚴格地依法行政,落實到實處,才可能從根本上轉變這種局面。被執法者自身,也要提高法律素養。  (原標題:城管自費購買谷歌眼鏡走紅 科技能否輓救城管形象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服務

qo65qoqpz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